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71096 » 政企互动 » 体制改革
以开放倒逼国内能源体制改革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来源:苏州企业在线 浏览次数:84   发布日期:2014-03-10
更多
核心提示:如果说页岩气革命和美国能源独立是2012年引领中国能源讨论的关键词,那么占据2013年中国能源讨论主导地位的则是国内能源体制改革

如果说“页岩气革命”和美国“能源独立”是2012年引领中国能源讨论的关键词,那么占据2013年中国能源讨论主导地位的则是国内能源体制改革。能源体制改革正迎来历史性机遇。

2013年,最为震撼中国能源界的事件无疑是中石油窝案,以时任国资委主任、中石油集团原总经理蒋洁敏为首的中石油数名高管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如此重量级人物被查犹如引发石油界的一场地震,但公众对此似乎又早有心理预期,高度垄断而又缺乏有效监督的体制必然导致权力寻租和集体腐败。

能源行业具有自然垄断性质,也具有天然的权力喜好,不论是在国际政治还是国内政治层面。在国际政治中,作为现代工业血液的石油成为现实主义理论中最为典型的权力象征。而在国内政治中,石油、煤炭等垄断行业也极容易与政治权力交织成一张更为严密的权力网络和利益链条,甚至往往借维护国家安全或全民利益的名义中饱私囊,最终损害的是全民福祉。

近代石油的发展史堪称一部“垄断”史,从家族/企业垄断到卡特尔组织垄断再到国家垄断,而中国的国情决定了中国石油(601857,股吧)企业一开始就具有鲜明的国家垄断色彩。但与西方石油企业从市场竞争中逐步形成寡头垄断有所不同的是,中国石油企业完全是通过政府授权、资源赋予和特许经营建立起来的。在计划经济时代,这种政府主导、举国发展和准军事化管理的模式具有特殊的优势,也对中国建立完整的现代石油工业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中国经济和石油企业的竞争力至今仍受益于此。

然而,国家垄断和政企不分也造成了能源行业的诸多问题,例如能源价格机制未能理顺,资源环境成本未能如实反映,创新和效率不足,但更为重要的是产业资本和政治权力结合,形成了顽固的利益集团和权贵资本。原本寄望于股份制改革和上市来解决政企不分、发展效率和利益全民共享等问题,但效果有限。

不可否认,股份制改革和上市对减轻石油企业社会负担、规范经营、提高其国际化水平等方面产生了积极作用,但在防止权力寻租、滋生腐败和让全民共享能源企业发展成果上未发挥很好的作用。以中石油窝案为例,尽管中国石油行业没能造出像霍多尔科夫斯基、阿布拉莫维奇等在转型国家出现的石油寡头,但暗中形成的权贵资本和利益集团之大也足以让人触目惊心。

中国能源改革不仅要引入市场机制,提高经济效率,更要破除政治权力与产业资本的利益链条,从根源上打破权力寻租和利益垄断的格局,唯有这样才能保证全民共享能源行业的发展成果。

对中石油窝案的调查也树立了新领导层在能源行业和全民心中的威信,能有效斩断已有的权力腐败链条,凝聚信心,扫清改革中的人为障碍,但更为重要的是要建立体制性的监督机制和高效的市场机制。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中,新领导层已明确提出要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放开竞争性业务,推进公共资源配置市场化,进一步破除各种形式的行政垄断,并提高透明度,接受社会监督。

所谓改革,即改变旧体制,创建新体制。任何改革都会冲击既得利益者的已有地位,改革的最大障碍也往往来自于既得利益者的阻挠和旧体制的发展惯性,正所谓积重难返。成功的改革不仅要根除旧体制的顽疾,也需尽量减轻对国民经济发展的损害,因此,改革的时机尤为重要。

当前国际能源形势正发生缓慢而深刻的转型,美国页岩气产业的繁荣带动了全球非常规油气的发展,增加了全球油气供给,全球油气价格企稳,供应压力得到缓解,这无疑给中国油气价格机制和贸易体制改革创造了历史契机。中国应抓住此机遇,转变观念、创新机制、扩大开放、引入竞争、加强监管和增强透明度,以开放倒逼国内能源体制改革。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同类资讯
相关评论
点击排行